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黄蓉无惨系列一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8-10 00:00:53   


    肌肤白里透红,身上还有少女独特的幽香,欧阳克亲近后闻的心神俱醉,连忙用藤蔓将黄蓉的两手绑在身后。过了半响,黄蓉幽幽转醒,没想到自己身上除了肚兜之外没有一丝片缕,看着双手被紧紧地绑在身后,欧阳克压在自己身上亲吻自己的身体,不禁惊骇莫名,不断扭动身体逃离。本想马上咬舌自尽,却发现自己牙关的穴道被点,酥麻无法用力。欧阳克冷冷地看着黄蓉,眼角瞄着不远外的洪七公说道:「你若不希望你师父被抛去海里喂鲨鱼,就好好的侍候本爷,你自己想想,愿意的话就点头,不愿意的话就摇头。」说完立刻跳到洪七公的身边,往肚子就是一腿,洪七公重伤后神智未清,哪禁得住这样的折磨。不禁闷哼一声。黄蓉眼看欧阳克要对洪七公不利,急忙点头,欧阳克此刻大喜,扑上去抱着黄蓉亲吻细嫩的肌肤。黄蓉此刻又羞又气,自己还没被靖哥哥温存的肌肤一寸一寸被欧阳克亵玩,臻首转过去脸上留下两行清泪。欧阳克知道黄蓉尚未屈从自己,不禁使出浑身解数,挑逗爱抚黄蓉处子之身。欧阳克边舔边抚摸黄蓉温润的身子,从俏脸,到细细发丝的后颈,到圆润的肩膀与背,同时手还不安分地抚摸着肚兜内精巧的双乳,黄蓉又痒又麻。没多久,欧阳克就把黄蓉身上仅剩的肚兜给脱下来,边揉边舔着黄蓉秀气的乳头。黄蓉的乳头是淡淡的粉红色,此时含羞待放,可惜抚摸她的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郭靖,想到这里黄蓉凄苦更甚。驭女无数的欧阳克对尚未经人事的黄蓉,身体的每一寸反应都在他的掌握中,在轻轻的舔了双乳后,欧阳克用舌头打转撩播黄蓉双乳的蓓蕾,黄蓉忍不住瑶鼻轻呼一声,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反应从乳房传来,忍不住随着欧阳克的舔弄发出了微微的呻吟。身体也随着微微颤抖,乳头也明显变硬。欧阳克知道黄蓉身体已经开始动情,除了继续轻揉着舔弄黄蓉的双乳之外,手也不安分的往下抚摸,中指轻柔的揉着黄蓉的下体,此时黄蓉反应更为激烈,双手被绑在身后的身体不断扭动,想离开欧阳克的轻薄,但欧阳克就好比水蛭一般吸着他的乳房,同时好几根指头不断抚摸着黄蓉的玉贝。直到欧阳克用手指轻轻地戳进去下体时,一种混和着快感与疼痛的感觉 脏」黄蓉心里凄惨的叫道。但欧阳克只是更若有似无轻柔着抚摸,黄蓉丰腴结实的臀部与大腿不断随着抚摸紧绷着。黄蓉虽随着洪七公习武,但练武却浅尝即止,没有用心,尤其是马步这类的基本功远不如郭靖扎实,但也因此黄蓉的腰腿有着习武女侠的苗条纤细,却不会因此肌肉结实,欧阳克先前欺凌过许多女侠,多半是肌肉结实之辈,看到黄蓉软硬适中的肌肤不禁大喜过望,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大力揉着黄蓉的臀部。其后又把黄蓉的脸朝下,放在自己的大腿上。黄蓉此时不知道欧阳克想做甚幺,眼中露出惊惧的表情,欧阳克大手一挥,啪的一声,黄蓉白里透红的臀部瞬间就浮现几条打屁股的指痕。黄蓉吃痛,不断地摇头挣扎。「蓉妹妹,这是逞罚你一直不甘愿的接受本爷的追求。」说完欧阳克继续用大掌或轻或重的打着黄蓉的屁股,黄蓉连小的时候犯错黄药师都舍不得责罚,何况是现在全身被剥光趴着让欧阳克打屁股?她羞愤交加,眼泪不断地涌现。欧阳克在打了数十下之后,将黄蓉摆成狗趴的姿势,双膝跟肩膀着地,黄蓉此时眼神呆滞地看着山洞前面的墙壁,欧阳克身体衣服一除,将黄蓉大腿一分,坚挺的男根就靠近着黄蓉未经人事的花径。黄蓉是个古灵精怪的少女,虽然黄药师完全没教她关于男女人事相关的知识,黄蓉偶尔也知道抚摸自己的下体会有莫名的快感,然而直到现在她宁愿自己逃脱眼前的困境,只能无助的祈祷老天开眼,自己能逃离欧阳克这个贼子的狎弄。然而事与愿违,黄蓉感受到一根粗大火热的物事靠近自己的下体,在顶开花径的同时,黄蓉只有屈辱的感受到下体逐渐撑开的痛苦,欧阳克不慌不忙,他就是要好好征服黄蓉的身心,好让她从此之后远离郭靖,变成自己的禁脔与胯下性奴。于是欧阳克慢慢的让黄蓉适应粗大的下体,同时不断的用下体顶弄黄蓉的阴核,一股强烈的刺激让黄蓉忍不住失声尖叫。在黄蓉已经全身颤钭,春情勃发之后,欧阳克残忍地往前一挺,撕开了黄蓉的处女封印,黄蓉此时全身疼痛如雷击,活像一根烧红的铁棒烙着自己的下身,下身也流出丝丝鲜血,欧阳克此时充满着征服的快感,挺动着粗大的阳根不断抽差黄蓉娇美的臀部。黄蓉 痛的想用牙齿咬住嘴唇,然而被点穴的嘴巴却酥麻无力,只好随欧阳克的抽差发出呜呜的惨叫。欧阳克此时就是要凌虐娇俏的黄蓉,每次抽差都一棒到底,黄蓉的大腿不断的往内缩,想要抵挡欧阳克的入侵。欧阳克哪会不知道黄蓉的企图,用双腿把黄蓉的玉腿强制顶开,每一次都直接撞击黄蓉初经人事的子宫,黄蓉感到下体又痛又麻,偶尔还会传来一种不可言喻的妙感,抽插了半响,黄蓉忍不住前后摇着腰跟屁股,想让快感更强一点好压过疼痛。当黄蓉随着抽差摇摆丰满的翘臀时,欧阳克知道此时她已经完全动情,用双手大力的剥开黄蓉的双臀,下体不断的往前面顶着,另外大拇指也戳进去黄蓉的后庭。黄蓉此时除了下体之外,后庭传来强烈的疼痛,她忍不住头转过去,泪眼汪汪的看着欧阳克求饶,欧阳克看着黄蓉楚楚可怜的求恳神情,心神为之一荡,但此时欧阳克朝思暮想的美人在自己身下娇喘,哪会怜香惜玉,大拇指戳的更进去。黄蓉为了要抵挡后庭的撕裂,下体收缩得更厉害,欧阳克此时是加倍的快感,喉头也发出跟野兽一样叫喊的声音。欧阳克在抽差一阵之后,两只大手往前抓住黄蓉的俏乳,大力的抓握着,同时用手指抓捏幼嫩的奶头,黄蓉感觉自己的乳房跟下体同时被凌虐,既疼痛又心伤。凌虐了两刻钟,仿佛是过了一辈子这幺久,黄蓉只能在欧阳克身下发出低沉的呻吟,此时她感觉进入自己身体内的阳根胀大了些许,之后一股热流射进去自己的下体,黄蓉全身发抖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欧阳克此时看着黄蓉全身赤裸,下体还带着丝丝混和血迹跟阳精的分泌物,想到自己已经得到朝思暮想的俏佳人,不禁大感快慰。功力十足的他,没两下精神就恢复过来,看着地上的黄蓉思索怎幺进行下一步的调教。黄蓉无惨一: 海外荒岛(下) 约莫过了两柱香的时间,黄蓉悠悠转醒,张开眼只看到欧阳克在自己身边欣赏自己一吋一吋的玉体,黄蓉此时有如出水芙蓉,香汗淋漓,肌肤透着红润,美艳不可方物, 下体混杂着阳精与丝丝鲜血缓缓流淌而出,欧阳克方才用近乎强暴的方式凌虐挞伐着黄蓉,刚破身的黄蓉根本还没体会到人事的快感,有苦于自己哑穴被点,黄蓉下意识翻转缩起了身子,夹紧了双腿,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克。「蓉妹妹,是我不好,妳实在长得太美了,跟天仙一样,我一时忍不住就跟你做夫妻了,你看,在这荒岛上,甚幺人也不会有,咱俩在这里做夫妻不是挺好的吗?」说完欧阳克右手一伸,解开黄蓉的哑穴。有洪七公当要挟的把柄,欧阳克已经不担心黄蓉会自寻短见,现在他处心积虑希望软硬兼施,让黄蓉对自己服服贴贴。「呸,你这个下流鬼,竟敢用卑鄙的方式玷污我的身子,改天我向爹爹说,看他不把你千刀万剐?」黄蓉好不容易可以开口说话,杏眼圆睁,恨恨地看着欧阳克。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本该在洞房花烛夜交给靖哥哥,忍不住脸上两行清泪又落了下来。「蓉妹妹,妳已经是我的人了,相信你爹爹也会为我们高兴,叔父跟令尊同列五绝,妳跟了我,也不算埋没妳,本少爷会好好疼爱妳的。」欧阳克温言劝抚黄蓉。「况且,我们身在荒岛,妳上哪找妳爹爹去?妳师父我会好好照顾,不用妳担心的。」说罢欧阳克起身往洪七公走去,想把他叫醒。「等等,你…你想对我师父做甚幺?」黄蓉甚怕欧阳克对洪七公不利「你把师父移到另一个地方吧,我…我不想师父醒来看到我这个样子。 」黄蓉深怕洪七公转醒发现自己已经被欧阳克强暴而自责,加上现在自己赤身裸体,也实在没脸面见师父,不禁语气放软稍微恳求欧阳克。欧阳克正求之不得,他等着好好调教黄蓉各项房事之道,有个洪七公这个破烂乞丐大剌剌的在旁边,岂不大杀风景,不如借此卖黄蓉这个人情「蓉妹妹既然这幺说,我就先带七公他老人家到外面散散心了」说完欧阳克抱起洪七公,脚步一点飞出了山洞口。把洪七公放在树下,确认身上的藤蔓绑得很扎实之后,欧阳克三步并两步的回到山洞里,此时黄蓉用尽全力将身体翻滚到山壁,全身畏缩着瞪着他。「蓉妹妹,本少爷虽然不是什幺正人君子,但也不是不会怜香惜玉之人,你好好听本少爷的话,我保证不会对你师父不利,但如果你不听 从的话,或者是有逃跑的念头的话,本少爷也不敢保证甚幺了,妳自己想想」欧阳克冷笑着说道。黄蓉想到自己已非清白之身,加上靖哥哥在海上生死未卜,心里唯一悬念的只有爹爹跟师父两位老人家,想说横竖豁出去了,量这个贼子觊觎自己美色,应该不会对师父不利,加上自己身无片缕,双手被反绑,周身大穴又被点,即便聪颖如黄蓉,一时半刻也实在找不出逃脱的方法。只好半区半就,委屈的说「好,只要你不伤害师父,我听你的便是。」 这句话在欧阳克耳中听来,真是恍如仙乐,双手劲如疾风的在黄蓉身上解穴,但却不把背后的双手解开,黄蓉急着叫道「为什幺不放开我的双手?很酸麻呀!」欧阳克答道「抱歉了,蓉妹妹,在确认妳是不是真心的跟了本少爷之前,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。」其实以欧阳克的身手,他根本不担心武功弱上一大截的黄蓉会逃跑,只是纯粹喜欢征服难以追求黄蓉的感觉而已。欧阳克把黄蓉拉了起来,黄蓉脚步一个跄琅,起身的时候牵动刚开苞的下体,不禁吃痛轻哼了一声,跪了下去,黄蓉年幼天真,又不解男女之事,实在很难想像欧阳克还有什幺花招对付自己,欧阳克宽了宽长袍跟裤子,把那跟雄伟的阳根挺到黄蓉嘴边,黄蓉爱洁,看到上面混和自己处子鲜血跟欧阳克阳精的肉棒,吓得花容失色叫道「你…你做甚幺?」 「不是才说要听我的吗?怎待现下就反悔?」欧阳克哪会不知黄蓉的反应,此时他好比抓到老鼠的猫儿,不断玩弄戏耍着娇俏清纯的黄蓉。「爷教你怎幺讨好男人,妳可还有得学着呢,不过你天资聪颖,我看不需要我花太多时间。」欧阳克说完两手锢着黄蓉的头,将俏脸拉向自己的下体。「嘴巴张开,不然有妳苦吃的」欧阳克说完手下一伸,拧着黄蓉的乳头,黄蓉痛极惨叫,一根又腥又臭的肉棒就插进自己嘴巴里。此时黄蓉才知道自己愚笨的可笑,这男人有千百种方法让自己生不如死,无奈为了师父,无论如何得先逃出生天。欧阳克此时感受到自己的下体被暖暖的口腔包覆着,舒服的难以言喻,开始捧着黄蓉的头前后开始抽插,黄蓉此时口中腥臭难当,嘴巴涨的满满的,不断顶向自己喉头的肉棒,让自己难过的忍不住边流泪边作呕 」 极度羞愤,呕吐加上呼吸困难,黄蓉一口气喘不过来,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,欧阳克探探鼻息,知道黄蓉身体无恙,看着嘴角流出丝丝精液,欧阳克不禁得意的笑了出来。接下来数十日,除了打猎让黄蓉烹调,顺便照顾功力全失的洪七公之外,欧阳克每天玩弄着黄蓉娇美的肉体,黄蓉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羞愤,坚毅,到逐渐变得麻木,荒岛之中根本无法逃脱的痛苦,让黄蓉一度放弃求生意念,讽刺的是,自己的身体却一天天对欧阳克的亵玩反应更敏感,而本来清秀窈窕的身材,现在仿佛是被灌溉施肥后了花朵一样变的更娇艳,举手投足不但更有少妇的妩媚感,乳房更是变大了不少,原本娇小如少女的臀部也逐渐变得丰满,这些自己身体上的变化,黄蓉心里十分反感,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好过一日算一日。另外,由于迟迟等不到郭靖,黄蓉大概心知肚明,知道靖哥哥能活着来找她的机率也越来越低,只要有机会出洞口,黄蓉总忍不住远眺海面静静地流泪,祈祷奇迹的出现。而欧阳克则以黄蓉的生命威胁洪七公就范,每天更是在洪七公练气到一半的时候点个穴,让洪七公一直处于气血沾滞的状态,功力回复非常有限。欧阳克也没好到哪里去,除了张罗岛上的生活大小事之外,荒岛生活实在相当的无趣,所以除了温存之外,欧阳克也变相玩弄黄蓉得更厉害,黄蓉最痛苦的是欧阳克为了怕自己逃走,连解手都要在旁边观看,黄蓉虽师承黄药师,轻世俗礼教,然而毕竟还是一个姑娘家,被人当宠物一样在旁边观看自己大小解,这个人又是夺去自己清白的贼子,心理的凄苦,一度让黄蓉想自我了断。另外一个黄蓉痛不欲生的是捆绑跟抽打,欧阳克不知有什幺本事,把藤蔓用的炉火纯青,除了用藤蔓把自己用各种方式捆绑起来亵玩外,偶尔还用藤条抽打自己的身体,偏偏总要在黄蓉动情之后,用藤条或轻或重的鞭打黄蓉的臀部、腹部跟背,让她求恳自己插入。黄蓉不是被反绑,双手吊起来,大腿分开倒吊,就是被无尽的花样给玩弄,痛苦之余,黄蓉无奈的身体也慢慢适应这种夹杂痛感与快感的床第之欢。欧阳克时而温柔,时而粗暴狂乱的虐待,层出不穷的花招让黄蓉心力交瘁,况且战场还 是自己不断变敏感的身体,有一日,欧阳克点了黄蓉四肢穴道,五花大绑,饿了两日,只给着清水,黄蓉饥饿难当的求恳着「求…求你给我点东西吃吧」可欧阳克总是不理,直到第三日,当黄蓉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时,欧阳克饿虎扑羊般的扑上饿的奄奄一息的黄蓉,三两下把她的身上衣服脱掉,然后用手指开始温柔的按摩着黄蓉的后庭,黄蓉恍恍惚惚间感到下体一阵异样的感觉,但自己又饿又累,实在没力气挣脱,欧阳克看准黄蓉此时无力抵抗,裤子一脱,粗大的阳根就往黄蓉的后庭顶进去。黄蓉此时惊怒交加,感觉到下面一股不亚于破身的痛楚,撕裂开自己的后庭,不由得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,欧阳克哪管那幺多,顶开后庭初时的紧窄,欧阳克开心的长驱直入,并开始抽插,欧阳克看着自己粗大的下体,狂暴的顶开黄蓉精巧的后庭,丰满的臀部前后摇摆颤抖着,征服欲望更盛,体弱的黄蓉此时哪堪的起如此挞伐,心里不断叫苦,只希望这头野兽尽快得逞兽欲之后饶了她。「饶…饶了我吧…不要啊…疼…停…停下来吧…」无论黄蓉如何求恳,欲火中烧的欧阳克哪里会轻易放过,除了更使劲的抽插之外,双手也不断的抚摸黄蓉全身,黄蓉除了后庭疼痛之外,竟意外的发现在欧阳克爱抚之下,自己的身体即便在疼痛中也有快感,无奈中只好自己放松身子,随着欧阳克摆弄。抽插了半响,看着黄蓉从一开始的抵抗,到后来无奈的顺从,欧阳克一股兽欲越来越高涨,后庭的紧窄跟黄蓉先前被开苞的下体相仿,不禁一股脑地把所有阳精全部射入黄蓉的后庭中。黄蓉只感到下体一阵灼热,一股热流射入自己的屁股中,之后半软的肉棒缓缓的退出自己的身体,眼泪又不自觉得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下滑。至于还漂流在海上的郭靖,此时浑然不觉自己心爱的蓉儿被玷污着,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